江西省新聞出版廣電局(江西省版權局)

成本降下來,質量提上去

來源: 人民日報 編輯: 徐前程 發布時間:2019-06-24 10:16字體:[] [][關閉][打印]
     無論是舊動能“有中出新”,還是新動能“無中生有”,都需要通過降成本來實現

 只有加速降成本的各項改革,不斷疏通實體經濟發展的各種系統性梗阻,才能讓更多有競爭力的企業在華夏大地茁壯成長

降低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降低中小企業寬帶資費、下浮鐵路貨物執行運價……我國新一輪降費“組合拳”即將于7月1日落地,目前各項配套措施已進入倒計時。

作為今年更大規模減稅降費的重要內容,新一輪降費舉措可謂包羅萬象。小到商標續展注冊費收費標準由1000元降為500元,大到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設基金和民航發展基金征收標準減半……一攬子降費舉措,預計全年將為企業和群眾減負逾3000億元,給群眾帶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

這不是降成本措施的首次亮相。自2015年底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三去一降一補”以來,“降成本”一直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關鍵詞。可以說,下好降成本這步棋,不僅是推動中國經濟邁向高質量發展的關鍵一步,也是促使中國經濟在新一輪技術革命和產業變革中脫穎而出的重要一招。

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發達經濟體紛紛出臺減稅措施,推進“再工業化”,引導高端制造“回流”;新興經濟體則打造“成本洼地”,吸引中低端制造“分流”。面對挑戰,中國經濟亟待破解轉型升級路上的兩道“成本難題”:既要改變傳統產業對成本優勢的過度依賴,也要化解戰略性新興產業培育發展的成本煩惱。換言之,無論是舊動能“有中出新”,還是新動能“無中生有”,都需要通過降成本來實現。

成本控制既取決于企業自身,也受外部環境的影響。例如,推進金融體制改革,可以降低融資成本;完善征信體系建設,可以增加社會信任、降低交易成本。應該說,降低這些制度性交易成本,需要政府該出手時就出手,握緊服務的手,亮出法治的手。從這個視角看,近年來正是由于黨和政府果斷出手,不斷為爬坡過坎的企業創造好的環境和條件,中國經濟才有了頂住下行壓力、不斷闖關奪隘的信心與底氣。

如今,降成本進入了攻堅階段,涉及更深層次的利益調整。跳出零和博弈的思維,“降成本”完全可以實現多贏。以降低用電成本為例,2015年以來,我國輸配電價改革全面推進,首輪輸配電成本監審隨即展開,共核減不相關、不合理費用約1284億元,同時通過健全獨立輸配電價體系,我國電力市場化交易比重由改革前的14%提高至2018年的近40%。實體經濟用電成本降了,電力市場交易活了,電力資源配置更合理了,真正實現了多方共贏。

當前,外部經濟環境總體趨緊,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無論是增強企業發展信心,還是提高市場運行效率,都需要讓降成本這把火燒得更旺。新一輪國際經濟競賽,是創新能力的較量,也是營商環境的比拼。中國加速降成本的各項改革,不斷疏通實體經濟發展的各種系統性梗阻,不斷沖破轉型升級的各項瓶頸制約,使營商環境更加優良,就能筑巢引鳳、騰籠換鳥,讓更多有競爭力的企業在神州大地茁壯成長,形成更具國際競爭優勢的企業矩陣。

越是環境復雜,越要保持戰略定力,堅定不移辦好自己的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讓降成本的好政策不折不扣地盡快落地,也是辦好自己事的真招、實招。新一輪降成本步子更快、更穩、更實,就能讓中國經濟信心更足、韌性更強。(陸婭楠)

体彩14场胜负彩